狗落在东北街道

整个世界都会沉没,可我们总是能浮上水面

【all壳】死罪难免

哨向AU,gumayusi→faker←oner,以及部分马壳

夹杂一些我流设定,慎点


痛苦是在瞬间袭来的。先是看不清显示器的画面,厄斐琉斯的转轮一帧一帧卡顿如出错指针,李民衡用食指按着鼻梁,正准备问怎么回事,就哐当倒在地上。


长这么大,他还没经历过这么严重的神游,汗液宛如潮水,裹挟上来。李民衡试图从被打湿的睫毛中张望外界的情况,却发现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听不到——为了避免陷入疯狂,信息图景已然自行封闭。


“佑齐去找Polt哥,”柳珉析表现得很镇定,在李民衡倒下的瞬间就拖着崔佑齐的手臂出了门,“文炫竣,你好歹也是个哨兵,坚持到我带人回来,可以吗?”


打野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,看着因为痛苦蜷缩成一团的ad,站到最远的角落:“速度快点。我的屏障等级不高,两人一起狂化就玩完了。”


你最好忍住。关门之前,柳珉析冷冰冰地说,想想这座楼里唯一的向导是谁。


全文请 


后续随缘

【all壳】好姐姐

本章有马壳姑壳要素,生活所迫的芙丽姬可可,慎点


仔仔细细地再度检查了一遍照片,李相赫露出差强人意的表情。一把扯掉厚重的假发,呈大字状瘫在床上:快去上学吧,别迟到啦。


0296 


 有后续

幼齿洛丽塔

七分船壳三分马壳;大家今天快乐!吃点小甜饼🥰



整个联盟都知道,skt的小中单在追cptJack。

 

李相赫追的认真又天真,每次rank排到姜炯宇,总是选出自己第一厉害的英雄来辅助他,气势汹汹,勇往直前。

 

姜炯宇有点顶不住了,“piko为什么要用索拉卡啊——”他咬牙切齿,张牙舞爪,“他怎么carry?penta奶吗?”

 

索拉卡闪现奶活了希维尔。

 

姜炯宇:ok我的。

 

 

本来姜炯宇想的是,实在不行,勉勉强强自己就答应了吧。Faker耶,lol的超级新星这点暂且不提。把skt一群大老爷们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公主搞到手,起码能跟队友吹五年。我靠,想到这茬,姜炯宇抖了抖:真成了,裴性雄不会冲过来和我真人1v1吧?

 

有次他们一起打比赛。姜炯宇跑去上厕所,看到裴性雄一脸慈父样站在厕所门口,打了个招呼:干嘛呢?裴性雄笑眯眯抛出惊掉下巴的惊天大回答:等相赫,怕他不认识回去的路。

 

不认识回去的路?姜炯宇嘴角抽搐,这句话一路上在脑子里不断旋转,四处碰撞,回声敲得他发晕,直到坐到电竞椅上,他扭头问姜灿荣:“Faker是不是路痴啊?”

 

姜灿荣摘下耳机,一脸严肃,语重心长:“敢把他拐走你就死定了。”

 

像是怕这句话不够有震慑力,姜灿荣补充:“你看对面的张景焕,虽然整天笑眯眯的,但我严重怀疑他杀过人。”

 

 

姜炯宇脾气很好,为人温和。被牛头撞得只剩出气没有进气也只会虚头巴脑的乱敲一堆类似“请把Faker从英雄联盟里ban掉!”的宛如隔空调情的投诉,最后还会点取消键。Faker喜欢我什么呢?他想过这个问题,没得到过答案。游戏水平?那李相赫不如变成纳喀索斯,看自己的倒影就好。性格自认不错,但比起skt里当爹又当妈的裴性雄,应该还没到被惦记的程度。看着开着加速冲到对方脸上的机器人,姜炯宇夸张的叹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,面对队友幸灾乐祸的表情苦笑出声。

 

 


嗯嗯,然后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?我和Faker一个房间!?

 

姜炯宇提着行李箱站在接待全明星成员的酒店门口,对着李相赫亮晶晶的眼睛,凌乱了。

 

啊,lol新王在我面前脱掉了外套;啊,lol新王好薄好瘦像小孩子一样,不对,他也确实是个小孩子;啊,lol新王趴在了床上——

 

等一下!姜炯宇非常具有绅士情结的转过头,手忙脚乱的假装铺好已经整洁到可以滑冰的床单。就在刚刚,李相赫一个小猫扑水趴到床上的瞬间,体恤在腰窝下方显出凹陷又挺翘的弧线,就像洛丽塔趴在草地上看书,被水沾湿的裙子裹在身上。

 

啊啊啊!姜炯宇你是变态吗?难不成你真的,真的——杰克船长的黑珍珠号被击沉了。姜炯宇想,不对,我确实觉得skt的小中单大魔王有那么一点点可爱,但只是一种人之常情。就像看到路边的小猫小狗,有摸一摸的念头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

可是李相赫的屁股真的很翘。姜炯宇去厕所的时候想,腰也好细。

 

 

“李相赫,”他抓着牙刷冲出来,“你看到牙膏了吗?”

 

没有诶。

 

嗯?那么你没有刷牙吗?

 

“刷了哦。”李相赫坐在床边仰视着他,张开嘴巴露出亮晶晶的小尖牙:“我用沐浴液刷的,不信你看。”

 

比起李相赫用沐浴液刷牙这件事,姜炯宇被他的牙齿吸引了。李相赫的牙很白,像一颗颗小小的珍珠,发着莹润的光。更多是被柔软的舌头和微微上翘的嘴唇遮住了。他真的很像猫咪,说起来,Faker在别人面前有像河蚌张开蚌壳一样张开过嘴巴吗?用这么不设防的表情,这么亮晶晶的眼睛。

 

姜炯宇的手指摸到了李相赫的虎牙上。

 

李相赫有点被吓到,手指挠了一下床单又松开。但由于是超级喜欢的cptjack,他又无条件信任的摊开了自己的肚皮。炯宇哥,他含着姜炯宇的手指黏黏糊糊的说,像才学会说话的小孩子:“我的口水要掉下来了。”

 

姜炯宇的手指从李相赫的虎牙摸到了牙龈,像戳进一朵花苞最柔软的内心一样,感到在拨弄丝绒与水珠。“相赫喜欢玩辅助是因为是小孩子吧,”他和李相赫对视,手上不停,“完全是小孩子的牙齿诶。”

 

李相赫气极。他想反驳你身为ad怎么可以这样说辅助,辅助之神会降下神罚的!但是一张嘴又害怕咬到姜炯宇的手指,硬生生忍了回去。一系列欲言又止的行为被姜炯宇看在眼里,几乎笑出了声,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裴性雄要亦步亦趋的跟着李相赫,恨不得给他拴上婴儿绑带挂在身上;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接受采访时,会回答“也不是不喜欢”。

 

姜炯宇的膝盖压上了床,在李相赫大腿之间压下凹陷。他把手指从李相赫的嘴唇中抽出,在带点婴儿肥的脸颊上故意划过,留下一道湿痕。

 

李相赫有点嫌弃的皱起眉头,姜炯宇笑着用双手捧起对方的下巴。

 

我说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

 

“你们在干嘛呀?”

 

姜炯宇的话被人打断了。他扭头看着门口,张景焕好整似暇的站在门口,似乎对眼前的暧昧场景视而不见。

 

“景焕哥!”李相赫光着脚从床上站起来,吧嗒吧嗒踩着地毯扑向门口,小鸡归巢一样叽叽喳喳:炯宇哥说我的牙像小孩诶,哥觉得我该不该去整牙?我的牙真的很像小孩吗?怎么平时没有人跟我讲。

 

再长一长就不像小孩子了,相赫的牙很整齐,不需要整的。张景焕用一种自然而然,仿佛与生俱来就会的姿势,把李相赫拢到怀中。要不要去吃饭?相赫饿了吧。我刚刚去看了下,酒店的免费自助餐很不错。

 

听到免费二字的李相赫像看到猫罐头的小猫,两眼发光的跑回房间穿外套穿鞋。他蹲下去时,张景焕直直的看向姜炯宇,温柔的笑脸像慢放的子弹穿过苹果,一点一点出现裂痕,也光明正大的让这虚伪的裂痕存在:

 

“cptjack选手,要去一起吃吗?”

 

“不了,”看着李相赫失望的垂下耳朵,姜炯宇同样笑眯眯的给出回应:

 

“就请Marin选手和相赫愉快的用餐吧,我在房间等着就好。”

 

张景焕终于不笑了。他一只手按在李相赫的肩膀上,并排往电梯方向走,回头时,漂亮的眼睛像一把见血封喉的刀。姜炯宇靠在门边,按住刀锋,张开嘴无声的说:

 

他喜欢我。

 

他确信张景焕看懂了,因为张景焕的手滑了下去,牢牢扣住了李相赫的腰线,几乎要把他困在怀里。

 

哈哈,我也会干出这种事啊。姜炯宇躺在床上,为自己的明天会先见到太阳还是skt的杀手感到担忧。旋即又想到李相赫的嘴里插着自己的手指,乖巧的仰起脸,一副全身心信任自己的样子。从这个角度看,他的腰显得更细了。

 

你应该一个人住,他想,如果有下次的话,可不能再有室友了。

 

因为我不能保证他会对你做出什么。

 

当然,我也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