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落在东北街道

整个世界都会沉没,可我们总是能浮上水面

【all壳】死罪难免

哨向AU,gumayusi→faker←oner,以及部分马壳

夹杂一些我流设定,慎点


痛苦是在瞬间袭来的。先是看不清显示器的画面,厄斐琉斯的转轮一帧一帧卡顿如出错指针,李民衡用食指按着鼻梁,正准备问怎么回事,就哐当倒在地上。


长这么大,他还没经历过这么严重的神游,汗液宛如潮水,裹挟上来。李民衡试图从被打湿的睫毛中张望外界的情况,却发现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听不到——为了避免陷入疯狂,信息图景已然自行封闭。


“佑齐去找Polt哥,”柳珉析表现得很镇定,在李民衡倒下的瞬间就拖着崔佑齐的手臂出了门,“文炫竣,你好歹也是个哨兵,坚持到我带人回来,可以吗?”


打野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,看着因为痛苦蜷缩成一团的ad,站到最远的角落:“速度快点。我的屏障等级不高,两人一起狂化就玩完了。”


你最好忍住。关门之前,柳珉析冷冰冰地说,想想这座楼里唯一的向导是谁。


全文请 


后续随缘

评论(33)

热度(188)
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